翌日,上午。
  
      林昊先是先往军营照例完成半个时辰的训练,随后便带张合前往国相府。
  
      不出他所预料,曹操第一眼看见张合,就有眼前一亮的感觉:“林老弟,这位就是你推崇备至的河北义士?”
  
      林昊笑眯眯点头:“可不就是他,我已决定征辟儁乂任营中司马,孟德兄以为如何?”
  
      “好,此事甚好。”
  
      这时候的曹操还没那么多复杂念头,想着渤海政事清明,人才也不断涌入,他这国相怎么说都是面上有光。
  
      “那还请国相出具郡府招募官文,日后也好带他一同面前渤海王。”
  
      “我这就写。”曹操没有犹豫,几乎是现写了一份招文,盖上郡府大印。
  
      虽然程序看着很不靠谱,但这确实是大汉官方招募令。
  
      张合从曹操手中接过,表情终于出了一瞬间的变化。能得郡国国相和讨贼将军看重,对于一介平民而言,不亚于天大的喜讯。
  
      收下墨渍未干的官文,抱拳行礼:“张合,参见国相,将军。”
  
      林昊、曹操相视一眼,眼底笑意不要太明显,后者开口道:“起来吧,即刻起你便是我渤海军营校场中的一员,在林将军麾下,可要好好表现”
  
      张合起身道:“卑职定当竭尽所能,不负大人厚望。”
  
      “回去找典韦,他会带你去领司马一应装备。”
  
      摆手示意张合不必杵在相府,林昊等他走了之后才和曹操谈起赵彭的事:“孟德兄应该知道,昔日燕王千金买马骨,何况张合乃是一匹千里马,我们不能亏待将他请来渤海的人。”
  
      曹操闻言目露思索,迈步走动几步忽然转身:“林老弟,曹某有一问,不知是否当说?”
  
      “孟德和我,何来这些客套?”
  
      “那我可就问了,异人当中不乏能士,我曹某自然知晓,可异人降世不久,如何识得乡野间的大才?”
  
      话音落地,曹操便等着林昊回答。
  
      林昊这时眼角一抖,不得不佩服曹操的毒辣。
  
      这个问题,等于是在询问林昊关于玩家的秘密。
  
      自己能告诉曹操,玩家不止知道哪些没出仕的人才在哪,还知道你曹孟德以后要封公称王?
  
      对于这么一个犀利的问题,林昊想了想还是换个说辞:“孟德不妨想想,为何方才初见张合便觉得此人堪称俊杰。都说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可有识人之明的伯乐终归还是有的,何况异人当中也不是所有人都有这眼光。”
  
      曹操听罢,再度问道:“依林老弟所指,那赵彭可称得上伯乐?”
  
      林昊这时借机说道:“是或不是,让他去县下担任一地亭长,有真本事的话,管理几个村落应该不会出错。”
  
      亭长!
  
      林昊为赵彭争取的职位,不高也不低。
  
      曹操思量一会后缓缓点头,随后笑道:“将此人举荐贤才之功传出去,不知能为我渤海招来多少位能士?”
  
      林昊努嘴回应:“大才不好说,一些能够胜任县令的才俊怕是会一窝蜂赶来。到时孟德可细细甄选再向朝廷举荐,如此也免得赶走一批,再来一批买官之辈。”
  
      “林老弟所说有理。”
  
      曹操现在是看透了买官卖官的弊端,那些眼中只有权术、钱财的混账,对朝廷无忠心可言,对百姓更是毫无体恤。
  
      渤海郡,一定要变!
  
      ………
  
      从曹操那出来,回到自己府上,林昊正要去后院,便听见西面亭子里传出莺燕笑声。
  
      顺着长廊走去,见林缈正和赵玟说着什么,当即问道:“二位笑的这么开心,不如说出来让我开心一下?”
  
      林缈见自家老哥过来,立刻憋着笑:“老哥,我怕我说了,你就不开心了。”
  
      林昊见状,哪还不明白:“丫头你又抹黑我是吧?”
  
      林缈睁大了眼睛,无辜道:“才没有呢,我在夸你。”
  
      “你看我信吗?”
  
      林昊瞥了眼林缈丫头,随后在一旁坐下:“赵玟你昨天走之前和我妹妹说,有别的事要商量?”
  
      赵玟点头:“是啊,就看你是否感兴趣。”
  
      林昊轻笑接话:“什么事,说来听听。”
  
      “托你的福,张举被罢官回乡了。”
  
      “什么意思?我最近可没做什么。”
  
      “那些败在你手上青州黄巾溃兵安分了一阵子,现在又出来闹腾,他们对青州有阴影,所以就往西边骚扰泰山民众。张举那泰山郡守本就是买来的官,哪里斗得过在山里的泰山贼,眼下中原治安又是天子最关心的事情,张举治不了泰山贼,天子便罢了他的官。”
  
      张举就这样,被罢官了?
  
      林昊心底略微一琢磨,立刻明白其中关键:“你有他的消息?”
  
      “有是有,但不是很多。”
  
      赵玟点头,继续道:“张举回乡途径中山国,去见了现任中山国相的张纯,他可是被很多中山玩家盯着的,虽然张举行踪隐秘,还是被人发现了。可惜那些玩家没抓着人反倒把张纯、张举一并惊住了。”
  
      听着赵玟的口吻,林昊不难猜测:“两人都跑了?”
  
      赵玟叹气道:“是啊。”
  
      言语中,夹杂着几分可惜。
  
      清楚了赵玟的来意,林昊笑道:“张纯、张举这一去,多半会举旗造反。别的不说,光是买太守、国相的数十万贯花费,哪怕两人都是土豪,也没有这么打水漂的,换了是我这口气也憋不下去。”
  
      说卖官的是你堂堂一国之君,现在出了点小问题就要罢官。
  
      花钱买来的官位,凭什么说撤就撤。
  
      这个问题注定没有答案,而在中原看清大汉强势下的虚空,张举定然不会放过眼下这个大好时机。
  
      黄巾刚过中原并不安定,洛阳大军有大半被调往西凉平叛。
  
      幽州经历过一场恶战,州郡兵马几乎损耗殆尽。
  
      此时不反,更待何时!
  
      赵玟的想法和林昊是一致的,当即说道:“所以我才来找你,看你对幽州那边有没有什么想法。”
  
      想法,林昊当然是有的。
  
      而且林昊要考虑的不仅仅是自己的想法,还有洛阳的想法。
  
      凉州战事未平,一旦幽州发生叛乱。
  
      朝廷拿什么平叛?
  
      林昊思来想去,最有可能前去救火的就是自己。
  
      右手托着下巴,林昊说道:“这事得从长计议,我先写一封书信送去洛阳,真要出兵幽州,我这两千人可不够用,得找洛阳要兵。”
  
      ()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