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代好了拉斯维加斯的事,我便马不停蹄地赶往旧金山了。

      拉斯维加斯到旧金山还挺远的,开车要七八个小时,坐飞机就快了,一个多小时就到。但没办法,我是黑户,没有任何身份,只能自己开车。

      这期间里,拉斯维加斯的场子就交给五爷管了。

      五爷是个踏实、稳重的人,而且实力也强,在洪社兢兢业业二十年,从来没出过什么差错和乱子。即便我说只走个一两天,五爷也没掉以轻心,很认真地对待。

      主要是牡丹苑,其他场子都有其他兄弟看着,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五爷上上下下巡视了一圈,确定没有什么可疑的人后,便回到监控室里。监控室有其他兄弟,看到五爷进来,纷纷站起身来,五爷摆摆手让他们坐下,自己也搬了把椅子看着屏幕。

      一般赌场都能监控到场子里的每一个角落,更不用说牡丹苑了。

      五爷看来看去,就看到了叶良和周晴。

      这两人还在玩老虎机。

      老虎机是场子里最简单也最容易赚钱的机器了,胜率能够达到百分之十,很多人都愿意试一试,没准自己就是那幸运的百分之十呢?

      但叶良明显不幸运,一会儿的功夫就把二十万输光了。

      这家伙嘴上说不要钱,结果还是拿去玩了。

      叶良的脾气明显不怎么好,输光了后竟然拿机器撒起气来,“咣咣咣”地砸了好几下。这样的人其实不少,都说赌品如人品,叶良完美地印证了这句话,他就是那种性格极端和暴力的人,而且手劲也大,几下就把机器砸得凹了不少。

      场子里的保安当然过去拦他。

      但五爷在对讲机里说:“不用管他。”

      五爷知道这是我的老乡,所以打算网开一面。

      五爷不知道我为什么不肯用他,但就冲我给了他二十万美金,就知道这两人应该也不简单,所以也就宽容许多。而且在牡丹苑,百分之七十都是华人,五爷对华人一向很好,这也是洪社的宗旨,天下华人是一家嘛。

      有人输光了钱,洪社还会返上一些,确保他们还有回去的路费和生活费。

      说起来有点像是鳄鱼的眼泪,都把人家吃了还假惺惺的给点钱,但拉斯维加斯有这么多吃人不吐骨头的场子,牡丹苑已经算是做得不错的了。

      好在叶良也没做得很过分,主要是周晴在劝着他,最终两人一前一后,失魂落魄地出了牡丹苑。

      五爷很好奇他们会去哪里,又让人把监控调到门外,牡丹苑的摄像头能看到半条街。

      监控室里的兄弟还很奇怪,问五爷这是谁啊,干嘛这么关心?

      每天在赌场输个精光的人多了,也没见五爷对哪个格外的关心啊。

      五爷说道:“这是龙哥的老乡!”

      几个兄弟顿时恍然大悟:“那是应该多照顾些。”

      摄像头切换到了门外,五爷继续看着叶良和周晴,但是两人并没有到其他地方,而是坐在了牡丹苑的大门口。叶良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周晴又在旁边轻声安慰,不一会儿,周晴就离开了。

      也就几分钟吧,周晴又回来了,手里拿着一瓶矿泉水,还有一个馒头,递给叶良。

      叶良却不领情,一把就将矿泉水和馒头打翻在地,周晴什么都没有说,默默地把矿泉水和馒头捡起来,又把馒头分成两半,一半放在叶良身边,一半自己啃着。

      周晴很快就吃完了半个馒头,矿泉水也喝了一半。

      直到这时,叶良似乎终于饿得忍不住了,也不在乎什么面子不面子了,抓起另外半个馒头就啃了起来,几秒钟就啃了个精光,半瓶矿泉水也咕咚咚喝完了。

      可想而知,叶良可是练武之人,这么点东西哪里够吃,只能坐在门口继续垂头丧气,周晴也彻底没办法了,将头埋在膝盖中间,看样子是哭了。

      看着这幕,五爷还是比较心疼的,他想起自己刚到米国时的样子了……

      都是华人啊,哪能视而不见,更何况还是我的老乡!

      五爷立刻拿起对讲机来,让场子里的几个保安到门口去,请叶良和周晴进去,到楼上的餐厅吃饭,并给他们安排房间休息。

      “五爷,为什么啊?”

      “他是龙哥的老乡!”五爷顿了顿,还嫌不够分量似的:“还是龙哥的好朋友!龙哥出去办事,咱们要招待好。”

      大家的对讲机在同一个频道,当然所有人都能听到。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听到了:这是龙哥的老乡,还是龙哥的好朋友!

      立刻有人奔出门外,请叶良和周晴到楼上去。

      叶良还有点懵,问他们是什么意思?

      保安说道:“这是五爷的吩咐。”

      “五爷?”

      “对啊,就是五爷。”保安描述着五爷的相貌。

      叶良想起来了,就是之前那个给自己钱的汉子。

      叶良又说:“叫我进去干什么?”

      “当然是请您吃大餐啊!”

      “为什么?我可无功不受禄!”

      “嘿嘿,谁不知道您是我们龙哥的好朋友,走吧走吧,楼上等着您二位呐。”几个保安热情似火,邀请两人上楼。

      叶良和周晴对视了一眼,还以为我终于改主意了,便回去了。

      ——他们可不知道我已经离开拉斯维加斯了。

      到了楼上,当然好酒好肉的伺候着,叶良和周晴吃得那叫一个大快朵颐、风卷残云,不一会儿就吃了个精光。接着,工作人员又将他俩请进贵宾室里,也就是传说中的总统套房,一晚上一万多的那种,让他们俩好好休息。

      两人非常吃惊,搞不懂这是怎么回事,态度怎么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叶良都不敢住,直接说道:“张龙到底在耍什么花样?”

      “没有没有,我们龙哥出去办事了,临走之前交代我们好好招待二位。”

      说完,工作人员便离开了。

      ——从我的老乡,再到我的好朋友,再到我临走之前交代他们好好招待叶良和周晴,相信大家已经看明白谣言是怎么演化出来的了。

      总统套房里面,叶良和周晴大眼瞪小眼,还是没弄明白到底什么意思。

      叶良摸了摸鼻子说道:“可能是张龙这小子突然有良心了……”

      周晴点点头说:“是的,我认识他好多年了,他一直都是这么义气,嘴上说得再狠,也会帮咱们的。”

      两人痛快地洗了个澡,又好好地休息了下,一直到了晚上,才嚷嚷着要见我。

      但我不在,来的是五爷。

      五爷来到房间,询问两人有什么事,是哪里招待的不周吗?

      叶良说道:“招待挺周到的,不过我想见见张龙,问问他到底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五爷说道:“龙哥出去办事了,临走之前让我好好招待二位。”

      ——其实我并没有这么说,五爷只是想维护我的形象,避免留下不仁不义的名声。而且,我能一口气给两人二十万美金,五爷琢磨着招待两人吃喝和住也不算什么问题。

      五爷想的很简单,人也非常好,但他并不知道,自己这是好心办了坏事。

      这是标准的引狼入室啊。

      叶良好奇地问:“张龙出去办什么事了?”

      五爷答道:“我也不太清楚,只说一两天就回来了,二位再等等吧。”

      两人也没多想,便点点头。

      不过五爷并没有走,反而和叶良攀谈起来,五爷初做我的手下,对我的过去却一点都不了解,所以想从叶良和周晴口中多知道点我的故事。

      叶良这个人虽然狂,但他可一点都不傻,大肆吹嘘起了和我的关系,他把自己代入了赵虎的角色,说以前怎么帮我,怎么和我并肩打天下,怎么一步步走到今天……

      就连周晴都笑眯眯说:“张龙以前喜欢我呢,我们俩差点就在一起,后来我还是选择了叶良,还好张龙也有新的女朋友啦……”

      两人这么说,只是为了假装和我关系很好,但是五爷信以为真,真把二人当成了我的挚友,至于我为什么不留他俩,五爷就没多想。

      叶良也从五爷口中套出不少东西。

      比如我们一直在和战斧战斗,前段时间刚把战斧的场子全抢走了,现在每一天都提心吊胆,担心战斧的人会来报复,毕竟战斧的改造人还挺厉害。

      还有我到米国是来找南王的,据说南王等人在华盛顿,还不知道是死是活。

      五爷也是非常淳朴、老实,什么都跟两人说了。

      叶良和周晴面面相觑,明白了不少的事。

      等五爷离开后,两人迅速商量起来。

      “看来陈近南骗了张龙,陈近南根本没去华盛顿,张龙这是去旧金山,找陈近南算账了啊!”

      “两人这么一来,肯定要闹翻了,张龙八成做不了洪社在拉斯维加斯的负责人了。”

      “张龙做不了,不如让我做。”

      “是的,咱们也不算挖了张龙的墙角,反正他也当不成了,不如让你接手是吧,将来还能帮他的忙……”

      什么叫狼狈为奸、蛇鼠一窝?

      这就是的。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