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我只记得我浑身一麻,腿脚一软,紧接着整个身体都不像是我的一样。摊到

    在了地上,我死死的瞪着眼前的米乐。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我不明白为什么。

    难道我出动条件没有办法打动他?为什么要做出这样背信弃义的事情?我浑身无

    力,连动一下手指头的力量都没有,就像个脱了毛的公鸡一样,毫无反抗之力。

    米乐如同高高在上的皇帝一般,低着头冷眼看着我,嘴角中不屑的冷笑着,

    俯下身来用小指头戏谑般的戳弄我的脑袋。然后嘲讽道。

    「没想到想你这种富二代小少爷也有今天啊」。

    我呲牙咧嘴的瞪着眼前的米乐,用恶毒的眼神死死的诅咒着眼前的个毫无信

    义的叛徒。

    「不用这么看着我,我最喜欢的就是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富二代被我踩在脚

    下。我这么多年的愿望终于实现了!哈哈哈」。

    尽管我内心的想法多么的残忍冷血,想象着米乐如何被我一次又一次的折磨、

    凌虐。但是事实摆在眼前,浑身无力的我毫无用武之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

    背后捅人的小人一句接一句的嘲笑着我。

    「这种感觉真的是太爽了,简直比玩女人还有有意思!你知道我现在在想什

    么吗?」。

    米乐一把扯住了我的头发,朝我的脸上吐了一口唾沫。然后趾高气昂的站起

    来,伸出他的脚,一把踩在了我的头顶上!继续嘲讽道。

    「这种扮猪吃老虎的感觉太爽了!我也可以将你们这些一无是处的纨绔弟子

    任我踩踏!总有一天,我要让一直瞧不起我这个门口小保安的富二代、小少爷一

    个个的跪在我面前。低声下气的向我求饶!哈哈哈」。

    我像一个被强迫的观众一样,被一个疯子绑架到观众席上面。听着台上的疯

    子发表着自己的变态想法和心里!这家伙就是一个变态,明明没有一点点的本事

    却想扮猪吃老虎。也许可能是当门卫经常被进出会所的公子哥欺负导致他莫名其

    妙的养成了这种变态的心理!想了想,我心中不禁心寒了几分。天知道这个心理

    变态的家伙已经把我当成那些一无是处的纨绔一类,要如何的折磨我。

    「放心吧!在老板来的时候我不会对你动手的。不过老板答应我让我处置你。

    到时候我们再好好的玩玩吧」。

    说完,米乐死死的踩住了我的头,然后弯下腰。一把将我的头发抓了起来,

    然后狠狠的往地下一扔。我只感到无比的疼痛感传进了我的脑袋。虽然便昏头转

    向,米乐见势,再次故技重施。于是乎在无法抵挡痛楚的我,死死的晕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头痛无比的我缓缓的睁开了肿胀的双眼。眼前一片重影,

    过了好几分钟之后我才看清楚眼前的景象。我的面前是一所牢房。而我正瘫坐在

    牢房的里头,我的手脚都被束缚带给死死的绑住。这种束缚带是塑料做的,根本

    没有办法用人力挣脱开。

    我自嘲般的笑了笑,然后环顾四周,想要看看周围有没有什么尖锐的东西可

    以隔开这个束缚带!结果却根本没有,我没有办法。只好在这个暗无天日的牢房

    之中慢慢等死,我的对面也是一个牢房。我发觉这个地方简直就像是监狱一样,

    一排贴着一排的牢房,我根本不知道我现在在什么地方。我低头看了看手上的手

    表,却发现有一个惊人的地方。

    而那个惊人的地方就是时针所处在的时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进去野人会

    所的时间正是12点正,而现在的时间确实12:34分。难道我昏迷了一天?

    我朝着牢房墙顶上面的窗外一看!发现窗外居然还有一丝的浓烟弥漫着。

    这么说来,我这次晕倒不过15分钟而已!我真的很佩服自己的意志力还有

    生命力,也有可能是因为米乐下手不够重,导致我这种的晕眩感效轻。不至于晕

    过去太久。然而想到我的处境,我顿生失望感。毕竟在这个一无所有的牢房里面,

    我却是什么都做不了。

    我艰苦的挪动着身体,努力的向窗口移动。毕竟这个牢房里面我只有通过窗

    口可以呼吸新鲜空气,以至于不会这么容易的再次晕过去。地上的小石子在我每

    一次像一个虫子一样蠕动的时候都会摩擦我的手臂,我的大腿。但这种疼痛感能

    够让我更加的清醒。

    大概一分钟后,我终于紧挨这水泥墙。地上的小石子已经把我的手臂以及我

    的大腿给磨破了皮,虽然没有流血。但是较小的颗粒却渗进了我的伤口。

    我惆怅的整理了一下我的思绪。想起了很多的人,罪大恶极的蒋有心蒋干父

    子、老谋深算的木清风、和蔼可亲的爸爸、精明能干的项月心、口蜜腹剑的苏暮

    雪、甚至就连感情变得冷淡的季欣然、当然最重要我这辈子都无法忘记的女人,

    俏皮可爱、温柔可人对我照顾的无微不至的妈妈。

    一个又一个的从我的眼中像一阵流星雨一样的划过。有冷笑、有肯定、有深

    情、还有妈妈的微笑,笑得依然是那么的迷人、那么的深情。我想起眼前妈妈的

    微笑,我对着空无一处的墙壁也笑了笑。包含着绝望、温情、还有另一只说不出

    的感觉!大概这就是人之将死的心态吧。

    忽然,「嘭」的一声。外面响起了开门的声音,我感觉到自己的时间可能不

    多了。我甚至不知道用何种表情来面对害得我家破人亡的蒋有心。

    紧接着是一阵急躁的脚步声,就像是在轻轻的奔跑一样。我感觉到有人在我

    的牢房外面,我抬头一看!却是我意想不到的人物。

    「王浩宇?」。

    我惊讶的对着牢房外的王浩宇说道!我不知道眼前的王浩宇是否像米乐一样

    被蒋有心给收买了。是敌是友我根本分不清楚。

    王浩宇用手指贴住了自己的嘴唇,暗示我不要出声。然后从他的口袋里面掏

    出了几根铁签。对着门外的钥匙孔捣弄着!没过一会,钥匙孔里传出一声「咔擦」。

    王浩宇听到这一声响后。空中念叨着「成了」。

    紧接着王浩宇没有像我所预期设想的那样把门打开,而是退到门后面。我用

    怀疑的口气询问他,甚至我以为王浩宇这是在瞎捣弄。

    「不是成了吗?」。

    结果王浩宇退了几步,然后用身子骨使劲的往门锁上面一撞。牢门就这样被

    打开了!大哥!你直接撞啊!掏出铁签瞎捣鼓啥?王浩宇看到我这像是在看傻子

    的眼神。尴尬的笑了笑说道。

    「这门有两把锁!我解开了一道,另一道铁签断了整不开!疼~ 」。

    王浩宇一遍握住自己的一条胳膊,一边像我解释道。

    「你想问我怎么知道你在这里的吧?」。

    我点了点头。

    「我和米乐一样!都被蒋有心给哄了,米乐这小子还是被蒋有心给骗了?我

    从一开始就知道,所以假装和米乐里应外合。不然咱们哪有这么容易来到顶层」。

    顶层?这是顶层!!!我费尽苦心想要混进来的顶层就这样被蒋有心将计就

    计的给弄了进来!却还被人给救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

    激动的挣扎了几下却忘记了我被束缚带给绑住了。

    王浩宇见状,直接掏出了一把水果刀慢慢的帮我把绳索给解开了。随即我便

    和王浩宇一同离开了牢房,准备去野人会所的总经理办公室。

    就在去往办公室的路上。我还发现了野人会所惊人的秘密,会所里面的女奴

    原来全部都是在顶层上面吃食住的。

    一路上全是和我刚才所呆的牢房一模一样。里面还有各种各样的女人。燕环

    肥瘦,有青春靓丽小到十五六岁的小女孩、有风华正茂的小姑娘、有的风情万种

    的美少妇、还有风韵犹存的美熟妇。

    大大小小各种牢房里面有着床铺、有厕所、有梳妆台,女人们吃喝拉撒全在

    里面!大多数女人自顾自不停的拿着自慰棒和跳蛋在自己的私处还有丰满的乳房

    上面抚弄,揉搓。

    还有一对双胞胎直接关在了一个牢房里面一对如花似玉的姐妹花互相的玩弄

    着对方的骚屄,美丽的娇躯就这样紧紧的贴合在一起,同时在她们的骚屄下面,

    屁眼之中还插着一个粗壮的按摩棒,按摩棒顶在床上,两个女郎不停的上下起伏。

    香唇和樱唇的贴合使得她们的性欲越发的高涨。

    就连久经沙场的金牌调教师都被眼前这幅淫靡的场景弄得欲火焚身,这里的

    每一个女人王浩宇基本都调教过。但绝不是在这里,王浩宇明白这些女人被他经

    手后的下场。他在一旁点了点头表示很满意自己的作品。我白了一眼王浩宇,然

    后故作镇静的继续朝着经理办公室里面走去。

    推开办公室大门,门里一个人都没有。这也很正常,毕竟连陈经理都不能够

    进入的办公室里面怎么可能会有其他人的存在!王浩宇朝我看了一眼,然后尴尬

    的抓了抓头发说道。

    「我看不懂这些东西!我读书少,你自己找吧。我到外面给你看风」。

    说完,便像一阵风一样离开了办公室。我无奈的叹了口气,毕竟王浩宇已经

    帮我够多的了。接下来我得靠我自己,我毫不在乎的把办公室弄得乱七八糟。一

    看不是有用的文件就直接丢在地下!我从办公桌的柜台上找到书架上面依然没有

    找到野人会所的账目总簿以及财务收入。就在我焦头烂额的时候,我的手机声音

    响了!我拿出手机一看是项月心的电话。

    怎么回事?月心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打我电话?我没有多想就接通了电话,然

    而电话里头传出的却是苏暮雪的声音。

    「李翔,我们好好谈谈吧」。

    「你怎么用项月心的电话?」。

    听到我这么一说,苏暮雪挂掉了电话号码,随即WX发来了视频聊天。视频

    里面,项月心被五花大绑的绑在我家的大床上面。口中塞住了一条毛巾,全身赤

    裸裸的,魔鬼般的身材展现在了电话屏幕里面。

    「怎么回事?你在做什么!你信不信我会让你付出代价」。

    我疾言厉色的怒斥着苏暮雪,我瞬间明白了苏暮雪原来假装被蒋有心抛弃然

    后潜伏在我家里面为蒋有心办事的阴谋。简直防不胜防。

    「你我说过我们之前有过交易!你答应我之前的请求,让我的儿子不判死刑。

    多打点关系让他活着!我就放过你的女人」。

    说完,苏暮雪拿起了一把水果刀在手机面前舞弄着!然后冷眼的看了一下被

    绑在床上的项月心。

    「好!我答应你!我妈妈呢」。

    我没有一丝犹豫的便答应了苏暮雪。苏暮雪听到我这么一说,整个心都沉了

    下去。然后放下了水果刀,对着我说。

    「你妈妈没事,我希望你言出必行。随后就挂断了电话」。

    我的心思已经完全没有在办公室里面了,现在只想赶紧跑回家。我奋不顾身

    的冲向楼梯口,门外的王浩宇看见我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叼着跟烟慢慢的跟上了

    我的脚步。跑到楼梯尽头的时候我通过通道来到了三楼紧接着朝另一个安全出口

    离去。而王浩宇眼见快跟不上来,只好把口中的烟吐掉!加快脚步的跑向我。然

    而却没想到王浩宇的这根烟头,却点燃了三楼的窗帘,一直烧到了化妆间和更衣

    间。

    我急急忙忙的冲下了楼,王浩宇看着我离开了野人会所的门口后。转身回到

    夜总会里面去,免得被人怀疑!而这一幕也正好被在门口抽烟的米乐给看到了,

    结果只剩下他一人在风中凌乱。

    李彤彤想到了儿子李翔正打算去野人会所里面偷取账本资料,马不停蹄的按

    照之前的记忆朝着野人会所跑去。不知道跑了多久后,李彤彤的身体也经不住长

    时间激烈的奔跑。但是还是依旧喘着大气的死命朝着野人会所的方向走着。此时

    的李彤彤脸色潮红,气喘如牛。长时间不锻炼导致李彤彤没办法维持稳定的速度。

    没有办法的李彤彤只好停下脚步瘫坐在路边稍作歇息。在月光的照耀之下,

    一个衣衫褴褛的女人在地上不停的捡着易拉罐和塑料瓶,蓬头垢面的头发完全遮

    挡住了她的面容,女人每次弯腰都好像是要接受巨大的痛苦一样,通常腰一弯到

    腹部左右,女人便痛苦的呻吟出来。

    李彤彤只觉得这声音好生熟悉,仿佛就像是在哪里见过一样。而女人这个时

    候也正好接近了李彤彤,女人抬头撩开头发一看。这个披着外套穿着睡衣的女人

    不正是之前那个被她引诱成为蒋干的性奴的李彤彤吗?。

    明亮的月光也正好照在了女人的洁白的脸庞之上,这个在此处颠沛流离的女

    人。正是自己一直苦苦寻找想要报复她的女人!秦笑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