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嘭」家里的门此时奇怪的响了起来,本来已经晚上12点了。凌晨时分却

    还有人敲门!家里面只有李彤彤、项月心还有苏暮雪三个女人。李彤彤本来已经

    洗完澡准备睡觉了。听到铃声后好奇走了出去。「奇怪?明明这小鬼出去的时候

    特意叮嘱他带钥匙的」。

    脑子里面正想着儿子有没有带钥匙的事情,一边穿着毛拖鞋准备下楼看看什

    么情况的时候。项月心也从李翔的房间里面走了出来,项月心穿着一身宽松的白

    色丝绸睡衣,打着哈欠的也准备下楼看看到底是谁的时候。往大门一撇,却看到

    了苏暮雪打开了大门。

    大门一开,顿时从门外冲出来了几个黑衣大汉。几个黑衣大汉面露凶相,虎

    视眈眈的看着楼上两位娇艳惊人的美熟妇。目光之中流露出了觊觎的眼神,像是

    几个如饥似渴的野狼正看着两只温顺的羔羊一般。而苏暮雪在黑衣大汉进入房子

    以后,只好转过头来。因为苏暮雪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表情来面对李彤彤。

    震惊的项月心看到这种场面,反而没有慌乱,一把拉起李彤彤就往房间里面

    跑去。惊慌失措的李彤彤脑子里面一片空白,目瞪口呆的看着楼下这番景象!她

    不明白朝夕相处了一个多星期的苏暮雪原来只是作为一个内应潜入了自己的家里

    面。

    正当胡思乱想的李彤彤被项月心一把拉住然后拉进了房间里面的时候。楼下

    的几个黑衣大汉也快速的反应了过来然后冲上楼准备制服她们。

    幸好在千钧万发的时候项月心眼疾手快的关上了房门并且将旁边的小柜顶住

    了房门,使得外面的黑衣大汉一时之内无法抓住她两。

    惊魂未定的李彤彤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一样,死死的抓住了项月心的肩膀。

    然后近乎咆哮的询问道。

    「月心,你告诉我!小宝在哪?小宝是不是被抓到了?外面的到底是什么人?

    你和小宝最知心了!我求求你告诉我」。

    李彤彤脑子里一片混乱,她就像是一个把自己孩子丢掉了的母亲一样。发狂

    的对着项月心怒吼着!而项月心也被李彤彤的激烈反应的吓到了,被李彤彤抓的

    吃痛的项月心只好想办法先让李彤彤安静下来,于是乎便慢慢的安慰着李彤彤。

    而此刻门外响起了撞击声。

    项月心不愧是久经沙场的职场老手!此时此刻项月心已经完全的冷静下来,

    脑子里面不停的思考如何来应对当前的状况。

    她从房间的梳妆台拿出了一把剪刀交给李彤彤,并且告诉她如果外面的人撞

    开门进来就直接对着人插,项月心环顾四周,然而却没有看到任何可以当做武器

    的东西。

    门外撞击的声音越来越大,可以听出,门外的暴徒不在用他们的肉体撞门。

    而是选择了工具来敲打门缝来打算把门锁敲断!正当门锁快要被敲断的时候项月

    心仿佛像看到救星一般的看着窗外。可谓峰回路转、绝处逢生,项月心一把夺过

    李彤彤的剪刀,李彤彤可是给项月心给吓了一跳。

    项月心指了指窗外,然后就动起手奋力的将窗帘给扯了下来。不到一分钟的

    时间,窗帘就被剪成了两节。项月心用窗帘绑住了床脚将李彤彤一把拉过准备和

    李彤彤一块下去。

    李彤彤用指甲抓住了窗帘顺着门窗滑了下去,正当项月心准备下去的时候后。

    门锁已经被外面的暴徒给敲断了。项月心没有办法,只好用剪刀将窗帘剪断。使

    得李彤彤因为窗帘的断节跌在了草地上。项月心朝着楼下的李彤彤歇斯底里的喊

    道。

    「快跑,不要管我,去找小翔」。

    李彤彤没有办法,面对家里面三个暴徒真的无能为力。若此刻冲上去,别说

    是拼命,可怜还没有碰到对方就被制服了。毕竟一个小女人,实力相差太过悬殊

    简直就是螳臂当车!李彤彤美眸之中含着眼泪不舍的看着窗边的项月心。近乎绝

    望的离开了庭院之中。

    「夫人,怎么办?还有一个跑掉了,咱们需要追吗?」。

    苏暮雪皱着眉头,两手搭在胸前,一只修长的手臂撑住了她那漂亮的脸颊。

    仿佛像是在思考着什么。听到丈夫花钱雇回来的亡命之徒的话,苏暮雪无奈的叹

    了口气。然后趾高气昂的对着面前的彪悍大汉说。

    「你和你的手下去找,屋子里面的女人将她绑好,我来看住她」。

    「好的,夫人。事成之后的事,还请夫人在老板面前多多美言」。

    说完,黑衣大汉就带着两个小弟离开了屋子。苏暮雪根本就不认识这几个人,

    蒋有心的关系网盘根错节,里面各种牛鬼蛇神穷出不尽,就连她苏暮雪每天见的

    人简直是多如牛毛,有怎么会记得这几个小喽啰。

    苏暮雪走进了房间,看到了绑在椅子上的项月心不停地挣扎着想要挣脱掉束

    缚带。但是这种塑料制的带子比麻绳还有柔韧,根本不可能挣脱掉,她项月心做

    的只是无用功。项月心被塞了毛巾,看到苏暮雪不停地发出「嗯!嗯」。的声音,

    双眼之中全是愤怒的目光,美艳的脸庞此刻却是无比的狰狞。看得苏暮雪脸色不

    禁白了几分。

    苏暮雪将项月心塞在口中的毛巾拔掉,然后扯过一张椅子。拍了拍屁股,然

    后坐到了椅子上面,修长的美腿就这样翘起了二郎腿。一只手搭在了自己的胸前,

    一只手颇有玩味的抚着自己的下巴,微微的倾在了椅背上。戏谑的看着眼前的项

    月心。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相信你不会怪我吧」。项月心还没开口叫骂,苏暮雪

    已经微微张开樱唇。提前一步对着项月心嘲讽道。

    「呵呵,被人卖了还在给人家数钱。说的就是你这种人,不知廉耻就算了,

    还恩将仇报。你好歹毒啊」。

    项月心嘲弄着眼前的苏暮雪,愤怒的双眼之中像是要喷出火焰一样。连说话

    的分贝也提高了不少。

    「为了我的儿子,我什么都愿意做!别以为我不知道,我儿子就是被李翔害

    的进了看守所的!还有不到一个星期,小干就要开庭审判了!我能怎么办?只要

    李翔让那个被强奸的女人还有酒店不控告小干。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苏暮雪歇斯底里的朝着项月心喊着!美眸之中满满的泪水,这一刻她想起了

    蒋干,想起了她蒋干小时候可爱的样子,想起了蒋干第一次亲口叫她妈妈的情景。

    这一切一切都让她觉得她的所作所为都是应该的。

    项月心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颇有戏谑的看着眼前那个像是在发疯的女人,

    眯起了眼睛。脑袋之中好似想到了什么,然后扯了扯嘴角,皮笑肉不笑的对着眼

    前那个疯女人说道。

    「蒋干?就蒋干这个死样还能救回来?你的儿子除了坐牢其他什么都做不了!

    你想你的儿子无罪?真是痴人说梦!不对!你想你的儿子不去坐牢也还有一种方

    法」。

    苏暮雪听到项月心这么一说,脸色顿时黯然了下去。随即便是不相信的看着

    项月心,樱唇微微欲张。却又想继续听着项月心说下去。

    「你想要让你儿子不坐牢,你可以去越狱啊!反正你老公认识这么多人,开

    车撞人,入室绑架什么做不出来!你到蒋有心面前摇一摇你那淫荡的屁股。说不

    定蒋有心一开心就花钱请人把你儿子带出来」。

    「哼!只要李翔叫人不控告我儿子。你说的一切都是废话」。

    项月心听到苏暮雪这么一说,假装诧异的往后倾了倾身子,然后一副不相信

    的样子朝着苏暮雪问道。

    「哦?难道蒋有心没告诉你,你的宝贝儿子干了什么?」。

    苏暮雪一脸疑惑的看着项月心,项月心则是乘胜追击的问着苏暮雪。

    「你肯定知道蒋干强奸了酒店里面的服务员、打伤了酒店保安、撞坏了停车

    场不少汽车吧,这些都是小事!用钱都可以摆平的。反正你老公这么有钱!还有

    城市公共道路的建设费,数数大概ZF也就让你赔个一两亿吧,毕竟几百万的东

    西让他们统计起来值多少也不好说」。

    项月心用生意人的眼光和经验嘲笑着眼前只会玩弄权术、蛊惑人心的苏暮雪,

    苏暮雪的城府是很深、也很能忍,但是项月心和蒋有心这些人物的能力她是学不

    来的,一个在学校从事教育工作的人又怎么会懂得商场上面的尔虞我诈呢!于是

    乎项月心紧接着说道。

    「还有啊!那个被蒋干撞倒的孕妇,你还记得吧!能不能赔钱解决这都是个

    问题哦,反正孩子现在是没有了,不过嘛人倒是抢救回来了!赔赔钱就好了,你

    说我说的对吧!网络上面你让你老公花钱请点水军来洗白洗白你家少爷。这事可

    能也就结了吧」。

    听到这里,苏暮雪像是脑袋里面被炸了一颗导弹,苏暮雪明白项月心说的这

    一切都是真的!这各种各样的事情简直一波接一波,想要靠钱解决简直根本不可

    能!网络上面这件事情基本已经定型,想要靠水军的力量根本不可能扳回,只会

    越发激烈。舆论的能量是能强大的,若是发展到一定程度就连ZF也控制不了!

    其次是孕妇的家里也是比较富裕的,在舆论趋势更是让这家人无所畏忌。

    对蒋干的控告基本是板上钉钉,再说了,蒋有心愿意花钱帮助蒋干解决一切

    吗?苏暮雪想到蒋干之前的所作所为越发觉得自己是被利用了,如果可以救蒋干?

    为什么不一早花钱打点关系保释蒋干让他在外等审呢?。

    想到这里,苏暮雪越发怀疑自己会被蒋有心当枪杆使。然后解决掉李翔后鸟

    尽弓藏,就连自己的结果如何?苏暮雪待在蒋有心身边这么多年,只怕不会不清

    楚。

    然而苏暮雪却还是倔强的回应着项月心,说项月心只是垂死挣扎。但是此时

    苏暮雪说出的话别说是聪明伶俐的项月心,恐怕就连自己都没有说服。像是一个

    生存在谎言夹缝里面的女人一样,负隅顽抗眼前的真相。

    苏暮雪心里百感交集,有愤怒、有恐惧、有担忧、有无奈、却偏偏没有好的

    感觉在里头。愤怒的是她受到了蒋有心的欺骗、恐惧的是她这么做的后果、担忧

    的是她日思夜想的儿子、无奈的是她面对这些阴谋诡计的无能为力。各种负面情

    感涌上心头。项月心就这样看着六神无主的苏暮雪离开了房间!随即,房间之中

    留下的是项月心的叹息声。

    李彤彤离开花园之后,很快便找到了在别墅区巡逻的保安,保安看到李彤彤

    穿着春光外泄的丝绸睡衣眼里尽是满满的龌蹉之意,但是保安却是有贼心没贼胆。

    毕竟能在这里住的业主会是一般人吗?做出了什么苟且之事这辈子基本就不用要

    了。于是乎保安只好装作没看见李彤彤的若隐若现的胸部、将惊魂未定的李彤彤

    带到了保安部。

    李彤彤来到保安部喝了口水镇定下来之后,先是对着保安队长痛斥一番,为

    什么会将几个面露凶相的歹徒放进小区里,紧接着便是拿起了电话报警。直到看

    到保安部的工作人员一个个眼神充满了觊觎之后,才发现自己现在衣不蔽体。只

    好尴尬的躲在了一旁,整理起了自己的衣服。

    一名值夜班的女物业女士将自己的外套借给李彤彤稍作遮掩,避免让李彤彤

    春光大泄!而这位女士最后却因为这一小小的举动,事后被李彤彤大加赞赏,直

    接让她辞掉工作去自己家公司里当了一个小经理。

    在警察到来之后,李彤彤和警察说明了一下自己家的情况之后。警察立刻反

    应这是恶性绑架事件,因为歹徒还挟持着人质。根据李彤彤的说法歹徒不会伤害

    人质后,直接通告上头,安排好武警和便衣警察埋伏还有混杂在小区保安之中盯

    着别墅。寻找机会救出人质。

    然而在这一切都安排好后,李彤彤还告诉了警方自己的儿子也有可能被绑架

    了但却不在家中。毕竟有钱人的影响是不一样的,上头知道后,各路人马就收到

    命令寻找李氏集团的董事长!然而在这一切基本都尘埃落定的时候,李彤彤却不

    见了。只听得扫地的大妈说李彤彤在早上7:00左右的时候离开了物业管理处。

    这李彤彤到底跑去哪了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