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就这样抱着有些瘦弱身材的项月心,抚摸光滑的后背,揉搓富有弹性性感的肥臀。

    “这里已经不适合你住了。我们必须找一个舒适的住所”。

    项月心恢复以前冷清的语气:“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毒瘾犯的时候你不在,那我难道要痛苦死?”。

    李翔抚摸着她柔顺的秀发,嘴角闪过一丝阴笑:“嗯,这是个问题。不过明天你就不会因为这些而感到痛苦。你会好起来的……相信我。我现在是你的支配者”。

    “只要有大肉棒,和毒品。我就是你的了。玩什么姿势,SM调教,任你玩。”项月心眼神甚是迷恋。

    好像她很喜欢玩这类的调教,我改天试试……嘿嘿嘿嘿,看看滋味如何。

    看着项月心瘦削憔悴的脸蛋,我是不是告诉她,林胖子的事情?我眼里射出迷茫,痛苦的神色:“也许……告诉她,会对我有所帮助也不一定呢?起码她心中对蒋氏的仇恨已经深入骨髓那种”。

    李翔心想,“嗯,就这样,还是先离开这里再说”。

    我的肉棒已经软下去,沾满精液和淫水,我拍拍项月心的肥臀,说:“帮我弄乾净你最喜欢的大肉棒,上面有你喜欢的特仑苏”。

    “嗯。”项月心应了一声,便跪在地上,开始舔弄乾净肉棒上面的混合物。

    又是一阵舒爽,高超的口技让我的肉棒又有抬头的趋势。

    我看着她吮吸完混合物,便对着她道:“吞下去,我喜欢看着你吞精的样子,很有营养的特仑苏……不要浪费”。

    项月心有意无意的膘了我一眼“咕哝”的吞下精液,吞完还张开樱唇,给我检查……不知不觉中我也爱上这种调教性奴的喜好。貌似现在有个现成的……。

    我和项月心穿戴好后,她打算进屋收拾东西。我一把拉住她有些苍白温凉的手:“不要收拾了,我会帮你买的。你那些衣服有点旧,别收拾啦,我们离开这里吧”。

    项月心耸了耸肩,进屋拿起一件黑色女士长外套披在身上。挽着我的手,离开了这个棚户区。

    我带着项月心来到市中心星光广场的商业街,项月心跟李彤彤一样,两眼放光。看来逛街真的是女人最爱的一项,我已经打定主意准备好做仆人的这项工作。

    项月心情不自禁的拉着我进入一家短裙专卖店,我就在旁边看着项月心。曾几何时她也是女强人,钱对於她来说简直就是一个数字,穿什么衣服不行?但现在家境破产,家破人亡的她,这里每一件她接客一个月都是买不起……就这样在星光广场商业街的专卖店中逛个不停。我也默默地跟在项月心旁边,我知道她很久没有逛过街了。

    项月心此时就像欢喜的小女人一样,迫不及待的走进店里,一个试完又到一个……。

    突然心里一阵怜悯。我看着项月心眼里满是柔情。

    我手里拿着十几个装着袋子,全是那个熟透的女强人弄来的杰作……。

    在一家内衣专卖店门前,她打算进去。我嘴角微微抽了一抽,扭头看着她柔声细语道。

    “宝贝,还没逛够么……已经挺晚了,你看看我手里拿着都是你的战利品。”我把双手抬起来,让她看看,手里提满袋子。

    她媚惑一笑“嗯……那我们回去吧……今晚我穿上这些给你看,你说好不好嘛?”她挽着我的手,那对坚挺的奶子若有若无的磨蹭着,不输於李彤彤那样的极品成熟美妇,穿着性感的衣服挑逗……我顿时口乾舌燥。

    李翔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就在市中心找了一家较好的宾馆,他不想让项月心住酒店,可能害怕让某些人看到。这对项月心来说,无疑是很大影响,起码现在的任务是把她的毒瘾戒掉。

    李翔开了一间单人房,进入房间后,把手中的袋子往沙发一放,整个人就像泄了气的气球。倒在沙发上,微眯着休息起来。

    项月心走到李翔身边,很识趣的帮他按摩……李翔把项月心拉到自己的大腿上。拥抱着她,感受着那柔软的肥臀。

    李翔认真的看着项月心,双手抚摸她那洁白无瑕的瓜子脸蛋:“你真美……嘿嘿……你的美,现在由我支配。谁也支配不了。”前所未有的占有慾在他心底蔓延,就像酋长宣布他想谁当他老婆就要谁当一样。

    项月心也在打量着李翔,起码她毒瘾没有犯的时候,她还是很清醒的。一个刚满十八岁的男人,就信誓旦旦的宣布自己是由他支配。想想都觉得好笑。

    项月心沉默半响后说:“现在我不是由你支配么?我就是你的了……”。

    “是么?目前为止你确实由我支配,但不是我想到的那种!你的身体,你的思想包括你的心!我都想支配”。

    “那就看你本事了,只要让我满意,我给你又如何?”项月心扭动屁股,修长的食指从我的额头慢慢滑到鼻子嘴唇。这样的挑逗比任何的抚摸都要刺激。

    李翔知道现在肏屄不是个好时间,强忍着慾望,对着项月心说道:“今晚你在这里,明天我来接你去一个地方。到了那个地方,我会告诉你一些事情”。

    “今晚能不能不走……就留在这里不行么……”。

    “不,我还有一点事情需要处理。明天一早我就来。今天你也累了,早点休息”。

    项月心撇了撇樱唇。无奈道:“本来还想穿这些衣服给你看看的,没想到某人还不愿意”。

    李翔很强硬的捧着她的臻首,狠狠地吻了起来。

    从宾馆出来,打了个的回家。我的手机依然没有李彤彤打来的电话,她会不会在医院里?。

    这个猜测在心里越发肯定,回到家后,一进门,空荡荡的客厅。

    “老妈,你在家么?”李翔喊了几声,随后又去她的卧室也没见她。看来她确实不在家,肯定在医院里陪她的情人了。

    心里有些烦躁,在客厅里走来走去,“我是不是该去去医院……去到哪里找妈妈回家?”。

    李翔猛地摇了摇头,走进自己的房间,关上门,打开电脑。

    从口袋中拿出黑色匣子,拿出里面三个U盘。把其中一个插进USB,U盘里面有三个分别写着“1”……“2”……“3”的文件。

    “靠……他妈的……”李翔不仅破口大骂,“该死的胖子,打开文件需要密码!密码是什么?”。

    李翔把剩下两个个U盘试了一次。同样如此,每个U盘有一个文件。不过里面的文件名却不是数字。而是《蒋氏秘密财务表》《野人会所秘密》。

    我顿时被林胖子的高超黑客技术弄得有些发呆,单单是蒋氏集团财务表就包含了里面不为人知的资金周转来源,以及记录每一次的收入和支出,当然这是不能公开的,蒋氏表面的财务表肯定是符合标准的。就算林胖子弄到了也不可能被杀。也就是说……里面的东西……很可能是……。

    李翔笑了,心里不得不感叹林胖子为自己送了一份大礼物。有了这东西就算没有其他能扳倒蒋氏的证据,但是这一个秘密,虽然可以让蒋氏受到严重打击,不过也不能真正扳倒他们,但肯定会让蒋氏投鼠忌器。

    还有野人夜总会,林胖子怎么会黑进里面呢?又有什么用……李翔思索了一下,只有一个答案,那就是野人夜总会跟蒋氏肯定有密切关联。可惜没有密码,这让李翔很是悲哀。

    还有写着“1”……“2”……“3”的三个数字文件到底是什么……不过肯定很重要。

    难怪林胖子会被杀,谁掌握这些东西,肯定让对方感到非常不安,这可不是普通的东西。要了林胖子的命很正常。

    李翔心想:“林胖子得到这些东西时间应该不会太短,也不会太长。他肯定明白这些东西还不足以搞死蒋氏,就藏了起来。可惜……被发现了”。

    李翔又看了看放在电脑前的笔记本,也许……这本东西……有我需要的密码呢……一定要保护好这些U盘,想通这些,李翔一阵轻松。

    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快十点了,还不回家。李彤彤啊……难道你就这么喜欢被蒋干调教,肏屄?。

    李翔还是拿起手机,打电话给李彤彤。

    “嘟……嘟……嘟……嘟……”连响八九下李翔接通了电话:“老妈,这么晚了,还不回来啊?你去哪里了。我都快饿死了”。

    电话那头传来妈妈的声音:“哦,我在学校还有点事。等会就回家,小宝你再等等……”。

    妈妈的声音顿时没了,不过传来了微弱的“嗡……嗡……嗡……嗡。”这是电器声?。

    我眼里闪过一丝愤怒,忍不住心里冷笑一声,假装关心道,“妈妈,这么晚了,要不要我来接你?”。

    “不用,小宝你在家等等,我马上就好。还有一点而已,你就不用来了”。

    李彤彤忍耐力真厉害,被摇动棒搞都这么平缓的说话,如果是以前,我肯定听不到。也不会在乎李彤彤似乎想发泄一下那快感,愉悦的说:“小宝,等着本夫人回来,本夫人炒的菜,可是天下无双滴,请注意你的舌头。千万不要也跟着吃到肚子里啊……呵呵呵呵……”。

    “那你儿子我一定恭候”。

    “嗯嗯……”。

    待李彤彤挂了电话,李翔把黑色匣子放在床底下地板暗格里,这本来是自己无聊的时候弄的,原本是用来藏色情书刊,AV绝版光盘的,现在却把这个暗格清空,来放这个黑匣子。

    便夺门而出,来到协和医院就看到妈妈的车停放在这里。

    我快速的跑到A区住院楼第16层VIP病房,现在十点,医护人员隔一段时间才来。我在28号单间病房门前停住。

    VIP病房的隔音效果很好,根本听不到里面的声音,本来想打开门的李翔顿时停住了。我该不该进去?如果进去之后看到妈妈被蒋干像母狗的调教,那会怎样?毕竟那些视频和图片只是在电脑上看的,现实都没有看过……。

    李翔旁徨了……李翔想给李彤彤一次机会。在内心最深处,他还是希望妈妈还是像以前一样的。

    在27号病房前,内心愤怒的李翔,又想进去,又不敢进,在这矛盾之间忽然紧握着拳头……一拳用力打在墙上。血从关节流出,印在洁白的墙壁上。

    深吸一口气,颓废的走下楼梯。来到李彤彤的车前,从不抽烟的李翔,拿出一包红双喜。这包红双喜还是在郑大刚家里,项月心塞到我的衣服里的。

    拿出一根烟放在嘴里,打火机点燃烟头。狠狠地一吸,不会抽烟的李翔顿时被呛得脸红泪流。

    “操,这么呛”。

    李翔抽着抽着,心情开始平缓。渐渐地有些喜欢上了抽烟。也许心烦的时候,来几根也不错。

    我坐在妈妈那辆车的车头引擎盖上,背对着医院大楼,静静地抽了三根烟后。背后传来一个熟悉又温文尔雅的声音。

    “小……小宝?”。

    我把烟头丢在地上,用脚在烟头上挪了几挪。转过身去。平静的说:“嗯……妈妈”。

    妈妈的嘴角有些发抖,眼神慌张:“小……小宝,你不是在家里等我么?怎么又来这里呢?”。

    “哦,我来看一下好朋友”。

    “嗯,那我们回家吧”。

    妈妈打开车门,坐了进去,随后我也坐到副驾驶上。一阵轰鸣声,便离开了医院。

    车上,妈妈似乎不想解释,解释的越多,只会让我更加愤怒。

    妈妈在车上闻到一股烟味,便有些发怒的说:“臭小子,居然敢抽烟?你是不是皮有点痒了?欠揍了是不,我告诉你,如果再有下次,你看我会不会把你拉到大街上,在你脖子挂个牌子,此人是个不良少年,请远离此人。否则后果自负——”。

    我平淡说道:“我下次会注意的”。

    这次妈妈张了张嘴,没说什么。继续开着车。回到家里后。

    妈妈问我说:“小宝,等会我煮个面。”说完妈妈就动手起来。

    大概十分钟后,一碗热死腾腾的面端到我面前。我静静地吃起来,吃着火热的面,也温暖不了我内心的冰冷……。

    妈妈静静地看着我吃面,她也许捕捉到我平静的眼神闪过一丝阴寒。

    客厅里寂静的有些可怕,李彤彤微微咬着樱唇,幽幽地说“妈妈,今天确实有些事……我不想让误会,所以才欺骗了你”。

    我微笑着对妈妈说:“嗯,我能理解妈妈,是为了我们家好”。

    “嗯,这都是为了我们家。”妈妈用这种不是理由的理由搪塞过去,然后又说:“妈妈,先去洗澡了。你吃完后,就放在这里。等我出来收拾……”。

    平时李彤彤都是叫我自己收拾的,为的就是不让我养成“衣来身手饭来张口”,不过这几次都是她在帮我收拾,呵呵呵呵……。

    等妈妈走到客厅外的时候,我突然叫住了妈妈。

    “妈妈……”。

    “什么事?”。

    我突然说出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是不是很舒服……”。

    “呃……”妈妈的的身子顿时僵住了,然后一句话都没说,脚步有些慌乱的走了上楼。

    我敢肯定,妈妈此时脸蛋一定很红。

    我吃完面,随后也上楼进入房间。

    压抑着愤怒,等待彻底爆发的那天……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