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我在100米处,看到林胖子从家里出来,后面跟着居然是打晕我的那两个光头壮汉。

    林胖子要去什么地方?为什么蒋干的手下会找他……难道他背叛了我!林胖子帮我出的主意全部是蒋干出的么?一股不安又愤怒的情绪像一头受伤的猛兽那般,在我脑海里横冲直撞。

    我愤怒的握紧拳头,双眼射出一丝连自己都感到无比阴寒的阴冷。

    暴怒的情绪下,我跟踪着林胖子,有了上一次的教训,我小心翼翼的跟在他们身后100来米,藉着小巷子那些破烂的围墙作为遮掩物,左拐右拐,大概走了十来分钟这样,来到一条极为偏僻的小巷,小巷子的墙上写了一个大大的“拆”字,看来这里已经没有人住了。他们在这么偏僻的地方做什么?难道又有什么要商量的?。

    蒋干不是还在医院么?那会是……。

    从另一个小巷子里,走出一个人,打断了我的思考……。

    正确的是,一个女人!一个绝美身材极为火爆,如瀑般的长发齐腰,身穿一套紧身黑色皮衣,以及黑色紧身裤子裹着一双修长美腿,穿着一对黑色高跟鞋。如果拿着一条皮鞭的话,简直就是活生生的女王SM调教师。

    我慢慢地走近他们,在十米处那一堵破烂的围墙下静静地听着他们的对话。

    “为什么带我来这里?只不过是合作而已,没必要来这么偏僻的地方。”林胖子淡淡的说道:“钱带来了么?你们承诺过的事情,准备兑现么?”。

    秦笑笑双手抱胸,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呵呵……小弟弟,为了安全起见。我们不得不来这里,虽然偏僻了点,起码是安全的,钱我已经带来了”。

    “至於让你妈妈得到更好的治疗康复,这个承诺也可以兑现。不过……你必须继续再误导李翔。不要让他破坏了我们的好事,不然我也帮不了你……呵呵呵呵……”。

    我听到这些话,全身冰冷,双脚无力,身体顺着围墙缓缓坐下。脑海里犹如晴天霹雳般,一片混乱……原来林胖子也背叛了我……我心里感到无限的悲凉。

    就在此时,两个壮汉之中的一个,手里拿着一个信封袋,走到林胖子面前随手递了上去。林胖子伸手刚刚拿住那装着钱的信封袋……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那名壮汉从口袋中拿出一把装潢刀,正当林胖子心思松懈的时候,随手把林胖子拉了过来,壮汉手中的刀一捅……捅进他的小腹……林胖子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壮汉,然后又看着秦笑笑。

    壮汉面无表情的挥着装潢刀在林胖子的小腹中进进出出捅了五次……林胖子小腹鲜血直流,双眼不甘的看着他,口中喃喃道:“为什么……”。

    壮汉冷冷道:“因为你做了不该做的事,你那点小心思……别以为别人不知道。你还太嫩……”。

    林胖子眼睛里射出愤怒中又夹杂着不甘与一丝解脱的神色……身体无力的倒在地上……手中还拿着准备给他妈妈项月心的费用。

    “你们为什么要杀了他!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吗?”秦笑笑看到壮汉把刀捅进林胖子小腹的时候,身体开始有些发抖,目瞪口呆的僵立着……在林胖子倒地那刻,她忍不住对着那壮汉大声吼道。似乎平复心里那惊恐万分的心里……也许剧情没有按照她想的那样来发展。

    那名壮汉冰冷中夹带一丝不屑的眼神,说道:“这不是我的意思,是老板的意思。你难道还想忤逆老板的指示么?”。

    秦笑笑那硕大的奶子因呼吸紧凑而大了一些,好像黑色紧身皮衣随时会被那团硕大奶子撑裂。她的间接害死了一个人……从来没有杀过人的她,害怕了。

    秦笑笑脸色苍白,樱唇有些颤抖道,“没,老板意思我当然不会忤逆,我只是觉得杀了他,只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这不是你该管的事情!老板自会处理”。

    秦笑笑,深吸一口凉气,抚了抚胸口,平静内心的慌乱,但是脸色依旧苍白……怜悯同情的看着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林胖子后,转身离开。

    两个壮汉确定林胖子已经没救后,也紧随其后,离开了……。

    大概几分钟后,我确定已经没有人来……我立马跑到林胖子身边,用力的拍拍他的脸……没看见任何反应……他死不瞑目的瞪着,我心里又心痛又悲凉。

    林胖子,虽然你欺骗了我,但不否认你帮我解开第一个我不知道的秘密……你妈妈我会帮你照顾的。你安心去吧……。

    我的手从他的额头上一滑下,把他死不瞑目的眼神彻底闭上。捡起掉落在地面上的信封袋。里面装着十万块……。

    心中泛起无数次的悲鸣,眼中那股阴寒越积越多,也许有一天彻底爆发,不知道会造成多大的破坏。

    我的思绪突然闪过那壮汉那句话,“你那点小心思……你那点小心思……”。

    电光火石之间,我猛然转身向林胖子家跑去。

    一进入他家,一片混乱。到处都是被翻找过的痕迹,凌乱一片。电脑全部被砸烂,碎片散落一地。

    我知道林胖子肯定得到了一些让蒋氏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不然也不会把他杀了。他们估计没有得到那些,因为以现在林胖子那谨慎小心的作风,肯定藏在某个地方,恰恰我就知道。

    我走进厕所间,在一块空心地板砖上一翻。从里面拿出了一个黑色的匣子。马上放在我大皮衣那个大口袋中。

    立马出林胖子家,向江边跑去,他不知道的是,他刚刚跑到几条街的时候,林胖子家就被一场大火烧的乾乾净净……这场大火想要焚烧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他们却不知道,那些东西早已落到即将变成极度阴暗的人身上……。

    他们唯一的漏洞就是,他们想不到我会来找林胖子……我目睹了蒋氏的残忍狠辣,也同时觉得自己是那么的渺小……儒弱……。

    “臭爸爸——还满意么——你好坏哦……我刚来学校,就叫我跟卡莱迪肏屄……”。

    “坏爸爸——我就知道你会叫我发视频过去的啦——我早就拍好……嘻嘻——外国人的大肉棒……好大哦……”。

    “我就是发骚——我就是个骚母狗——臭爸爸,我还是最喜欢和臭爸爸肏屄了——想想我的骚逼都流着那些水水呢——”。

    “嗯……我淫荡的骚逼,期待坏爸爸大肉棒的插入……那就快来用你的大肉棒来插死大女儿啊……嗯……来呀……”。

    妈妈坐在校董办公室里,对着她的情人撒娇,求欢肏屄的淫声浪语,让任何一个男人都为之勃起……

    打完电话的妈妈,还沉浸在慾望之中,还一副幸福美满的样子,然后整理一下情绪,把拍好的视频,轻轻地点击发送键……又开始工作起来……。

    我在江边的一处礁石坐下,愣愣的看着江水不停息地来来回回冲刷沙地,就像一位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永不停歇的武者。

    我从皮衣口袋中,拿出那个比一个巴掌要大一倍的黑色匣子,从里面拿出三个U盘,和一本笔记本。

    呆呆地看着手里的东西,突然之间我笑了,发笑,大笑,狂笑……最后跪在地上两手狠狠地抓着泥沙,疯魔般大声哭笑……。

    幸好附近没人,不然还以为是那个神经病在这里发疯。

    “啊……啊……”我疯狂的对着江面歇斯底里的大喊大叫,似乎要发泄这不满的遭遇……家庭的即将破碎,财产的易主,还有妈妈的沦陷以及欺骗……。

    林胖子为钱甘愿替杀父仇人骗自己的好朋友,以及也了我手中那些所谓的“证据”而被杀。这一切的一切,都压的我快喘不过气来……。

    我边吼着,内心的不甘和愤怒也同时在咆哮。此刻的我,面容极度扭曲,双眼通红,手指紧抓地上的泥而变得苍白。我觉得我快要到崩溃边缘……好像睡觉。

    吼着吼着,突然眼前一黑,昏死过去。

    等我醒过来时,已经接近黄昏,我叹了口气,突然脱口而出“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捡起那个害死林胖子的黑色匣子,再次收进口袋中,再看看江边那奔流不息的江水。眼中那股阴森森的阴险,深深地藏在眼里最深处,时不时闪烁着一丝让人看不出的阴寒。

    我握紧拳头,阴森森的说道:“以前的我,已经死了。现在的我……才是真正的我……呵呵……你们准备好,接收我的礼物了吗?”。

    “林胖子,我说过我会照顾好你母亲的,虽然你欺骗了我,却也给了我一些极为有用的秘密……我会为你复仇……”。

    “再见了,以前懦弱无能的自己”。

    然后,在这里留下了最儒弱的东西,带走了他所需要的坚强和阴险。

    来到郑大刚家门前拍了拍,就看到一副农民工打扮的郑大刚前来开门。

    “你是?”。

    “林胖子的好朋友。他拜托我来这里。他有事来不了了”。

    “嗯,那请进”。

    我进到郑大刚家里,就看到穿着单薄有些透明衣服的项月心。曾几何时,她跟我妈妈一样骄傲,三十来岁雍容华贵,漂亮成熟跟我妈妈并列的美女。现在却是被毒品弄得憔悴不已,但是她的面削般的洁白瓜子脸蛋依旧美丽,只要有毒品,就像一个淫贱的母狗一样听话。还有被调教的严重性虐待的倾向。做着最淫荡,最下贱的姿势,被调教的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我突然有些感概,不得不说蒋氏的调教,真的很成功。再一次体验到,蒋有心的调教心得。也有一丝期待,这是一个刚刚进入阴险狡诈的小孩和一个阴狠毒辣的狐狸之间的较量。

    我坐在凳子上,对着项月心说道:“你还是以前的你么?”。

    看着项月心满不在乎的不回答,想想也是,已经堕落到这地步,想要重回原来的那样,简直比登天还难。看来我必须下重药了……不要怪我。

    我认真的看着项月心几眼,然后又看着这个曾经说,“你是我的女人,我来养你。”的汉子。

    “郑哥,从今晚开始,你必须离开西郊新桥棚户区。离开江城市,回到你河南新乡”。

    “为什么?”。

    “因为你已经不适合在这里了。你留在这里只有一条路给你。你应该知道那条路是什么。所以你今晚必须走”。

    郑大刚虽然忠厚为人讲义气,但也不是傻子,随后拉着我走了出门外,说道,“是不是……小胖遇到麻烦了?”。

    “嗯,所以你赶紧离开”。

    “我能不能带她走?”郑大刚想了想,还是舍不得项月心。

    “不能,我需要她,而且她在这里会得到更好的治疗。你永远也不要回来。等过一段时间……我也会离开”。

    郑大刚张了张嘴,想要再说什么,最后还是没有说。转身进屋,跟项月心说一些话。

    “月心,我得走了,可能不会回来了。”郑大刚指了指我继续说,“他是小胖的好朋友,他会安排好你的。你不要担心,你会好起来的……”。

    项月心虽然中毒太深,但是也是有点感情的的人,毕竟这个汉子以前始终对自己不离不弃。

    “我能不能和你一起走?”。

    “不,你应该留在这里,这里有我没有的东西”。

    郑大刚温柔的亲亲项月心的樱唇,随后进入房间里收拾东西。

    他简单收拾后,便从房里出来,我从口袋中拿出那装着十万块钱的信封袋和一张订好的车票,递了给他。

    他看了看我,再不舍的看了看项月心,项月心也有些不舍的看了看他……最后还是化为一阵叹息声,走到门口时,郑大刚回头对着我说:“小胖叫我查一个人,他叫傅公子。是那个会所里面的会员。我想对你应该有帮助”。

    “谢谢你,我知道怎么做了。”我点了点头,目送他离开。

    我关上门,再次坐到凳子上,认真打量着这个被调教成性奴,又有严重的性虐待倾向的美妇人。她坐在沙发上,白色透明的衣服,没有穿胸罩的她,那挺翘的奶子,显露出来,两粒微红的乳头按耐不住寂寞,坚硬的挺立着。苍白消瘦的身材,以及那成熟妩媚的脸庞。让我的内心一阵躁动。

    我咽了咽口水,略带侵略性的眼神看着她,她好像很享受这种感觉,甚至用风情诱惑的媚眼望着我,苍白的手若有若无的摩擦着她的阴埠,双腿微微分开,蓝色睡裙中露出白色透明蕾丝内裤,性感诱人……。

    “你的生活今后由我全权负责,你必须按照我说的去做。这是我答应你儿子照顾好你的承诺……”。

    “是么?什么命令都要听你的?”项月心双手抱胸,妩媚动人地说、“那你要我做你的性奴,要我接受你的调教,这种命令也算么?”。

    我嘴唇微翘,眉眼一挑、“你觉得如何?”。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项月心走过来,那略带体香身体坐到我的大腿上。

    我也没什么不好意思,双手揉捏着她那挺翘的奶子。

    她很懂得服侍男人,应该被调教的时候,所学的吧,她双手抱着我的脖子,微微扭动她那很有手感的大屁股,摩擦着我裤子内大肉棒。

    我感到异样的快感,我抱着她,双手继续揉捏奶子的乳粒,把头埋到她的脖子里,一阵亲吻。

    “嗯……嗯……继续亲……揉捏我的奶子……好棒……好……嗯嗯……大力捏……使劲捏……对……就这样……啊……”。

    我把她抱到沙发上,然后站立着:“来,把我的裤子脱下,吸吸我的肉棒。你会喜欢上它的……嘿嘿……”。

    她媚眼如丝的挑我,缓缓的把裤子脱下,隔着内裤就对我的肉棒亲了几亲,我全身感到酥麻,性感的樱唇很有技巧性的隔着内裤亲吻。然后又脱下内裤,继续亲吻起我的肉棒,这次更有触感……。

    她的小香舌,开始舔弄我的早已坚硬如铁的大肉棒,然后小香舌顺着肉棒慢慢往下舔,舔到我的睾丸后,一口吸进嘴里,蠕动着。

    我忍不住舒服的说道:“嗯……舒服……含得真好”。

    听到我的夸奖,她风情万种的白了我一眼,更加卖力的吸允着我的睾丸。

    吸了一会后,看着我怒挺的大肉棒,一口吃了进去,来来回回的抽插着。每插一次,项月心都会发出,“嗯……嗯……嗯。”的闷哼。

    我实在受不了,抓住她的臻首,大力挺进她的深喉里。快速抽插了十来下。她的闷哼声也越来越快,弄得项月心的脸蛋越来越红润。

    我把大肉棒抽了出来,用力揉捏着她的奶子,再把她白色透明蕾丝内裤脱了下来。分开她的双腿。看见她的阴埠的毛全部被剃光,但是还能看到微微的痕迹,那两瓣阴唇非常厚实,也许成为公共厕所后,被肏得多了,阴唇有些微黑。但还是很性感。

    严重的性虐待倾向的她,慾火难耐,“主人……快……插进心奴的骚逼里……快啊……我是你最淫贱的骚母狗……来插死骚母狗的狗屄吧……嗯……”。

    我的大肉棒一插到底,项月心的阴道里,还是有点松垮,不过很好肏,不用那么费力的肏屄。

    温润的屄,夹着我的肉棒很是舒服,我不由得开始加快抽插的速度。

    “嗯……好大的肉棒……好有力……肏的骚母狗……啊……嗯……好爽哦……主人……继续肏心奴的骚屄吧……嗯……好……”。

    我边肏边用力揉捏她的奶子。“啊……主人……再大力点……嗯……揉捏我的奶子吧……再用力……心奴以后就是……嗯……就是你的……随你怎么玩……啊……快啊……好美……主人又用力捏奶子了……嗯……美死我了……”。

    “心奴,爽吗?我这个肉棒肏得你如何?嘿嘿……”我有些喘气道:“快,你这只骚母狗,弄成母狗式,我要肏死你……”。

    项月心把身子一转,嫩白的美腿跪在沙发上,双手抓住沙发上。扭头扮着诱人犯罪的调皮表情。媚眼妩媚的挑逗着我。

    “主人……快……插进来嘛……骚母狗的贱屄……需要主人的大肉棒……”。

    我淫笑着,用手抚摸那性感的大屁股。用力拍打的,顿时股浪滚滚。我的肉棒从她身后插入。用力抽送。

    “主人……嗯……快……快打我大屁股……嫩白的大屁股被主人打的好红……好爽哦……哦哦……嗯……继续打……奴奴喜欢主人的大肉棒……我的贱逼需要主人……的……嗯嗯……填满……好……摩死心奴的屄了……嗯……”。

    我的大肉棒来回抽送了,一百来下,然后拔出肉棒,坐在沙发上,双腿分开,眼里闪过一丝阴邪,嘴角一翘:“心奴,坐上来。让我好好肏死你”。

    项月心依言坐到我的大腿上,用富有弹性的大屁股磨了磨我坚硬如铁的肉棒,然后用手握住让她欲仙欲死的坚挺阳具。慢慢坐下她的阴道里。

    不等她一坐,我快速的插进她那温暖的阴道,这可是孕育了他最好的朋友的地方,感到无比的刺激。我握住她那有些瘦弱的身体。快速抽插着。

    “啊……啊……嗯……好用力……好猛哦……主人……快……肏我的屄……肏……肏……我那……该死的……骚逼……嗯……嗯……肏死我……快……我要来了……对……咬我……嗯……使劲咬我奶子……嗯……咬死我的奶子吧……啊……”。

    我又抽送了几十下,淫邪道,“心奴……你真不愧是,经过调教的性奴……真棒……你以后就只能是我拥有的了……你一切都是我的!没有我允许,你敢跟别人肏屄,我有你好看……嘿嘿……”。

    “啊……主人……嗯……我就是你的了……你叫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啊……好爽……嗯……主人……我的骚逼……我……我的屁眼……我的小嘴……我全身上下都是你的……嗯……快肏我……啊……我要来了……嗯……好大的肉棒……哦哦……好爽……奴奴要泄了……嗯……啊……”。

    “奴奴……我也要来了……”我快速在项月心的阴道抽插了几十下,腰间,龟头有些发麻,一股滚烫的精液就射进项月心的子宫里。

    “啊……主人……你的……啊……你的精液好烫……烫死我的骚逼了……嗯……烫坏我的阴埠了……”她喘气的娇吟着。

    我无力的躺在沙发上,项月心顺手抱着我的脖子,臻首埋在我的肩膀。那对坚挺的奶子挤压的胸口,我的大肉棒还插在她的屄里,还流出我刚刚射进她子宫内的精液。

    我亲了亲埋在我肩膀上那张绝美妩媚的瓜子脸。

    我眼里射出一丝阴森,嘴里微微一翘。

    游戏才刚刚开始……嘿嘿嘿嘿……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