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我有个特别地方,有时做梦的时候知道自已是在做梦,晚上我迷迷糊糊做了一个梦,在昏迷的灯火下我睁开混浊的双眼我看到了妈妈,妈妈妖媚地对着我笑,对着我笑的是披着长发拥有迷人脸蛋的妈妈,妈妈穿着紫色真丝睡袍正坐跨坐在我的双腿上。我却有被压的感觉,太真实了。

    我知道很多人在梦魇的时候往往有窒息的感觉,睡前妈妈的穿扮的样子出现在我梦里,这也不奇怪。这个身材妖娆女人,此刻含情脉脉地看着我,她妖魅说:“小宝,你不是喜欢妈妈吗?”。

    我想点头,可惜控制不了我自己的身体,我知道我有时做恶梦时,知道自己在梦中想拚命叫喊使自己醒过来,但都徒劳无功,但这是美梦,傻子才想从美梦中惊醒过来。

    “小宝你真是淘气!连妈妈都想要。”说话间妈妈解开真丝睡袍带,此刻妈妈一丝不挂了展现在我面前,高耸雪白的双乳,纤细柔软的细腰,如珍珠盘的脐眼。此时两腿间的兄弟此刻耐不寂寞迅速抬起头来,把我的短裤支得老高。

    妈妈温柔地褪下我的内裤。幽幽地看了一眼我的鸡巴,然后半蹲着分开双腿,用软软的、湿湿的屄在我的一条腿上磨擦。

    妈妈刚刚开始时候是慢慢地晃动着雪白的翘臀磨擦着,的磨擦让妈妈竟忍不住轻声呻吟起来:“嗯……嗯……”。

    “嗯……嗯……”妈妈的呻吟声越来越强烈。

    “嗯……小宝……不是想肏妈妈吗……”妈妈竟用她的柔软的阴埠磨擦着的我的脚板、脚指。软软的、腻腻的、湿湿的……。

    我感觉到我的脚拇指钻进一个湿滑的肉穴中,我恐慌看着了狡狤李彤彤女士,想拚命挣扎坐起来。

    “怎么了宝贝,吓到了?你不是一直想要妈妈么?现在妈妈给你,好么?”。

    妈妈爬过来亲了我的额头:“小宝!妈妈是你的,以后不给爸爸操也不给别的男人操,只给你操好么?”。

    “来,小宝给妈妈揉一下奶子,嗯……妈妈的月经快来了,嗯……妈妈的两个奶子酸胀得很……”妈妈把我的双掌按在她的跳跃的乳房上,并且力压着我的掌背抚摸着她的腻润双乳“嗯!嗯……用力点……好舒服啊”。

    妈妈满满一握都握不完的柔软的乳房,至少是D罩,绝对是极品的双乳,我在梦里放松、渴望的状态下竞然品味起妈妈的身材来。

    妈妈此时把我的内裤脱了下来,妈妈轻柔地用手把鸡巴套弄着:“嗯……好大啊……嗯……我的小宝是已经变成个真正的男人了……”李彤彤不忘时不时抚摸着我的春袋。

    “嗯……嗯……真硬……”妈妈的臻首几乎贴上我的鸡巴,迷人的双唇轻轻地呻吟起来。

    “啊!嗅小宝……这么不爱乾净……”妈妈尖叫起来,在这关键时刻还不忘对我的包皮后少许污垢挑剔起来。

    “嗯!妈妈最爱小宝的大鸡巴了,白胖胖的,嗯……”骂归骂,我的小兄弟马上被湿润的口腔包裹着,根部被纤细手掌握抚着:“嗯……嗯……其它黑漆漆……难看死了……嗯……”。

    “嗯……嗯……妈妈只喜欢小宝的大鸡巴……”。

    “嗯……嗯……”太爽了,我胀痛的小弟弟在李彤彤的套弄下舒服地呻吟起来。

    “嗯……嗯……”。

    “嗯……小宝,你不是想要妈妈吗,嗯……妈妈以后天天给你肏……”妈妈吐出鸡巴来,张开双腿,洁白无毛的白虎逼像块馒头般贲起,中间露出红裂缝已经充满了蜜汁。

    妈妈用逼穴找准了我的坚硬勃起轻轻地坐了下去。

    “嗯……嗯……好涨哦……”。

    “嗯……嗯……”太爽了,在现实中我宁愿在外瞎搞,也不敢偷窥自己的亲妈,即使知道李彤彤是个极品的女人,这是在梦中,怎能亏待我的小兄弟呢。

    鸡巴被腻滑膣肉包裹着,其紧窄程度竞然和季欣然不相上下,那种感觉跟,“野人”夜总会的那次一样,太真实了。以致鸡巴刚进入李彤彤腻滑的膣道时就有一股射精的感觉。

    “嗯……嗯……”。

    “嗯……嗯……小宝……肏妈妈舒服吗……嗯……啊……太深……了……妈妈受不了啦……”。

    “啊……快……快要顶进子宫去了……啊……”妈妈用手按在我小腹上,臀部跟着结实的细腰不断地挺动着节奏套动着我的鸡巴,丰满的双乳就像两个白色的兔子在胸前跳跃着,乳尖上腥红的两点更加妖艳。

    “啊……啊……”。

    “啊……妈妈快不行了……”。

    “啊……受不了啦……以后妈妈……只给你操……”。

    “啊……小宝……你把妈妈肏的好爽哦……”。

    “啊……小宝……好历害……哦……呜……”令人销魂的淫糜呻吟声一浪盖一浪,此时我下身的一股热流感觉要控制不住,突然精关大开,滚烫的热浆狂泻而出。

    “呜……”。

    “啊……”随着梦魇般的呻吟声,我竟然全部清醒了,是的我确定我是射精的瞬间清醒过来的,我用力握了一握拳,我是能动弹的,但是我不敢动,因为刚才的梦不是梦是真实的。

    我混浊的双眼变大、变清晰了。李彤彤并没发现这细微的变化。此时李彤彤正忙於半蹲着、丰满的臀部像台加足马力的打桩机一样拚命地夯坐着我的跨下,两个雪白的乳房掀起一翻翻的肉浪,长长直发如瀑一样凌乱地披在绯红的脸上。

    “呜……呜……”李彤彤在着哭泣般的呻吟声中停了下来,灼热泥泞的膣道一阵阵痉挛般的压挤着我的鸡巴,我感觉像被抽空一样一股股浓浆还继续往花心深处喷射而去……。

    “嗅爸爸,视频看清楚了吗?你真讨厌,总是喜欢看女儿给别人操……”李彤彤来不及清理战场,赤裸着身着身体抱着笔记本,走出我的卧室门外和蒋干对聊起来。我终於明白前些天早上起床软弱无力、为何脚指总是湿的……无情的事实使得我丝毫不想动,任眼泪直流。

    “讨厌!讨厌……你最恶心了,总喜欢看人家母子淫乱……好烦哦,你竟然撸了两道……看你硬不起来怎么办?”妈妈下流无耻的对话,说明妈妈已经被调教到万劫不复的地步。

    “阿姨中毒已深!为了保护你爸家产和家庭,只有以毒攻毒……”林胖子声音在我耳边起,为了满足奸夫淫慾的需要,李彤彤单凭一个电话指令就被甘愿被调教,和林胖子他妈项月心一样,中毒已深,即使找证据是真的,但改不变不了李彤彤已被调教成性奴的事实。之前我还存有幻想,被残酷事实打破,我甚至都在怀疑林胖子是不是……。

    “是真的吗?我真的已经通过考验入会了……”李彤彤正兴趣勃勃勃得和蒋干通话。

    阿娇的话“很傻很天真”我希望不要再在我身上出现,我心里暗暗发誓。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我翘课了。我在离学校不远衣服店里买了一套流里流气的衣服。伪装这是必须的,“你们不是当我傻吗?你们会为此而付出代价的”。

    镜子中的变化太大了,一身鲜艳宽松的嘻哈装扮的衣服、脖子上挂着硕大银链子、A货的扬基队的捧球。“对就这样。”我把换下的衣服放包里,向附近的“沸点”网吧走去……。

    中午李彤彤给我打了电话:蒋干昨天下午在学校附近挨打了,她正在车库等我一起去探望蒋干。

    我打开车门,一股熟悉迷人的香水味扑面而来。李彤彤坐在驾照室里。如瀑长长的直发,耳上戴着两个银色星状的大耳坠,如星星般闪亮的眼睛在粗黑的睫毛和紫色的眼熏衬托下显得更加迷人。这就是打扮越来越妖艳的李彤彤。

    李彤彤身体上打扮更加娇人,嫩黄色高领修身毛衣包臀裙,把李彤彤凹凸起伏完美身材显现出来。毛衣包臀裙的裙部本来就短,坐在驾座上,几乎裸露到腿根的两条在黑色薄丝袜包裹下的长腿显得异常修长和迷人。脚上穿着一双银色亮光尖头高跟鞋。细细的高跟足足有十公分高。

    我急忙打叉地说:“妈,你穿这么高的高跟鞋开车不安全”。

    “吔!小宝,懂得细心关心妈妈了,妈妈出来时太匆忙了,忘了换,妈妈下不为例。”李彤彤洁白漂亮鹅蛋形脸上流露出一副戏虐表情,好像前晚在家里发生的那些事根本没有发生似的。

    “等一下上去,注意一下。”当我们来协和医院时,李彤彤甩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难道妈妈已经怀疑上我了?。

    “这件快完成了,你不要参与进来,相信妈妈,我们这个家很快恢复原样。”妈妈真挚地说道。

    协和医院A区住院大楼16层属於VIP病房,和外面乱哄哄的门诊大楼相比,反差太大了。豪华的走廊安静得要死。是的这个社的特权正在形成。

    推开27号间病房时,我忐忑走进病房,发现蒋干躺在床上裹着石膏的右腿高高得吊起来。床边坐着个西装革履留着个大披头、不怒而威而且身材结实高大的中年男子此人正是蒋有心。怪不得门外站着个彪型大汉肯定司机加保镖之类的。蒋有心一看到我们进来阴沉双脸变得热情起来。

    “哥们!严不严重?”我装做关心的样子。

    此时李彤彤正和蒋有心退到窗那边交谈蒋干的病情时,“右腿骨折,但不严重。”“关键下阴受伤了,能恢复正常”。

    想不到三仟块钱就就能使网吧里的几个小混混把蒋干伤得这么重。

    “你说呢?这几个瘪三,哪天收拾他!”蒋干恶狠狠地说。

    “哎!还逞能,书不读,翘课泡网吧,还好意思说,你看小翔哪像你哪样”。

    “凶手抓到没有?”李彤彤问道。

    “那几个小子躲起来销声销声匿迹了,但我已跟王局长打了招呼。”蒋有心脸露狠色,虽然我感觉收买几个混混已做得天衣无缝,毕竟做鬼心虚,蒋有心话令我不栗而寒。

    蒋有心神彩飞扬地和李彤彤又聊起来,倒没有发现他们之间有丝毫的暖味神情。那么跟林胖子他妈妈被调教是有区别的。李彤彤那些事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好像我并没有被怀疑,我自然而然地也找一些扯蛋的话和蒋干聊起。蒋干兴奋度不高,只是老记恨打他的几个小混混,时不时往李彤彤身上瞟起,偶尔一丝贪婪的眼光不经意被我捕捉到。

    “你不是老当我是傻子吗?这回着了吧。”心理不禁几分得意。

    从医院出来后,妈妈的心情看得出很愉快。

    “不要以为你那点诡计我不知道,你要知道你是谁生的……今天……我就放过你……作为补偿,你要陪妈妈逛街”。

    “怎么又要逛街……”我愕然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